对固原自身而言,既是艰巨的历史任务